中新網南京7月24日電 (通訊員寧公宣 記者申冉) “只要得了艾滋病,就不用怕被關監獄。”因為警方缺乏符合規定的羈押條件,艾滋病嫌犯往往總是抓了放、放了抓。如今,南京建成了特殊病區,專門用來集中收治艾滋病嫌犯。今天,記者探訪了這處“最神秘監區”。
  室內所有物品無棱角
  在距南京主城區約35公里處,有一處小山,樹木蔥蘢,平時人跡少至。南京市公安局監所管理支隊關押“涉艾”嫌犯的特殊監區就坐落在小山山腳,穿過一道沒有任何門頭的移動鐵門,再經過一道移動推拉門,綠樹掩映中冒出了一排平房,這便是南京市公安局監管支隊“涉艾”特殊監區。
  進入監區,迎接記者的又是連續兩道鐵門。鐵門背後,迎面而來的是一條長長的走廊。走廊旁邊,平房被均勻分隔成每間15平方米左右的10多間標間。走廊深處,14名男子分佈在5個房間,穿著病號服或坐或站。
  “他們都是艾滋病毒攜帶者,因為涉嫌入室盜竊、吸販毒等違法犯罪被抓。”公安局監所管理支隊副支隊長張文勇小聲介紹。
  雖說叫特殊監區,房間卻更類似醫院病房。每個房間一排3張床位,床尾靠牆上方掛著一臺電視機。每名嫌疑人一床、一櫃,外加一個湯匙、一個漱口杯、一把牙刷。艾滋病嫌疑人最怕碰傷流血,因此房間內牆壁、地面、床櫃等都被仔細改造,看不到任何尖銳棱角。湯匙、漱口杯都是軟塑料製成,牙刷更是為特殊嫌疑人量身特製,長六七釐米,軟柄。
  民警、嫌犯從不吃魚
  除了物品沒有棱角等看得見的不同,特殊監區還有大量看不見的特殊之處。
  管理民警陪同記者走進其中一間“病室”,3名嫌疑人剛吃完午餐,用完的一次性飯盒用塑料袋裝好,整齊地擺在門口。“飯盒等生活垃圾不能隨意丟棄,必須集中收納,再交由醫院進行特殊處理。”管理人員說。
  嫌疑人的衣物清洗同樣特殊。需要更換衣物時,嫌疑人自行換下清洗,洗好後由管理人員取走,送到集中晾曬區晾曬。
  艾滋病嫌疑人的飲食和普通嫌疑人基本相同,唯一區別是這裡不供應魚類。“民警和嫌疑人每天吃一樣的飯菜,菜譜中包括肉圓、排骨等,但從不提供魚類,這是因為害怕魚刺卡在喉嚨導致出血。”一名民警介紹。
  除了這處特殊病區外,警方還和一所傳染病醫院合作,建設了一處專用病區,專門收治發病期的艾滋病嫌犯。在市看守所還有一處小型監區,專門用於看守女性艾滋病嫌犯。
  “3個病區分別用於關押一般艾滋病嫌犯、發病期艾滋病嫌犯、女艾滋病嫌犯。”市公安局監所管理支隊執法勤務大隊大隊長祁劍餘介紹。每周醫院會定期安排醫生前來會診,及時瞭解艾滋病嫌犯身體狀況。
  成效:盜竊案下降明顯
  前幾天,安徽人杜某因為再次盜竊,被南京警方抓獲。杜某進入特殊監區後,又一次主動表明瞭艾滋病人身份,並揚言自己遲早會被釋放。但一天又一天過去,他發現自己的“護身符”這一次突然失靈了,艾滋病人的特殊身份,再也沒能幫他逃避打擊。
  多次販毒的高某同樣沒能逃避打擊。他被取保候審期間,法院一審判決下達,他被判處8年有期徒刑。警方由於建成了特殊監區,立即將高某收押。剛被抓進特殊監區時,高某很不適應,每天大喊大叫,並用頭部猛撞大門。見到管理人員時,他竟多次質問“為什麼還不讓我出去?”
  民警隨後向其介紹,以前,對艾滋病嫌犯抓了放、放了抓,是因為警方缺乏符合規定的羈押條件。如今,南京建成了特殊病區,專門用來集中收治艾滋病嫌犯。聽到民警如此介紹,高某一度默然不語。面對錶現煩躁的高某,管理民警一方面經常和其談心,瞭解其家庭情況,疏導他的負面情緒;另一方面耐心向其解釋相關政策,勸說他“浪子回頭”。前幾天,高某表示,服從判決不再上訴,隨後他被順利轉往常州服刑。
  多次被抓獲又放人的盜竊團夥也栽了。去年,四川一個20人的盜竊團夥來到南京,他們採取攀爬入室盜竊的方式大肆盜竊。其中,這批嫌犯中相當一部分人患有艾滋病。南京警方將他們抓獲後,關押了一名主犯,其餘嫌疑人被遣送回原籍。
  今年,這個團夥認為南京打擊力度小,再次光顧南京,選取中高檔小區連續作案。但這一次,他們被警方抓獲後,隨即被投送進了特殊監區。
  對大廠地區王某的打擊更是震動了一批艾滋病嫌犯。大廠地區艾滋病患者王某販毒1000多克被警方抓獲。經查,王某同樣將艾滋病患者身份當作護身符,有恃無恐多次販毒。由於王某當時已處於艾滋病發病期,警方將其抓獲後關押進了醫院特殊病房。
  考慮到王某多次販毒情形,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王某死刑。最終,王某被順利執行槍決。依法嚴懲王某,震動了大廠地區一批吸毒艾滋病嫌犯。
  特殊病區打擊艾滋病嫌犯收效顯著——統計顯示,特殊病區試運行以來,已先後收押20名艾滋病嫌犯,其中有4名順利走完訴訟程序,投送監獄服刑。由於“涉艾”犯罪嫌疑人被及時收押、打擊,南京盜竊等案件明顯下降。
  特殊病區提升南京公安監管執法能力
  艾滋病嫌犯集中收治管理,管理民警的職業暴露風險同樣值得關註。為了組建執法勤務大隊,市公安局監所管理支隊邀請專家先後4次開講座,講解艾滋病相關知識以及如何防範職業暴露風險。
  經過動員,南京公安系統多名民警主動報名,自願從事“涉艾”人員管理教育工作。執法勤務大隊大隊長祁劍餘是這個管理團隊的“班長”,他向記者坦言,“剛和他們(嫌犯)接觸時,大家心理上都有波動,包括我自己——擔心職業暴露。特別是家人因為不瞭解而尤其擔心。但一段時間過後,大家慢慢邁過了心理關,能夠和嫌犯面對面正常交流。”
  如今,大隊長祁劍餘、副大隊長張彥紅等每天都會帶隊進入病區房間,一方面為嫌犯檢查眼底、口腔等重點部位,另一方面和嫌犯溝通,瞭解他們的思想動向。
  “警察、艾滋病嫌犯,在人格上是平等的。”張彥紅說,正是在平等相待的氛圍下,“涉艾”嫌犯才不會感覺自卑,不會認為自己遭受歧視,這樣民警和他們溝通時,他們才會敞開心扉,自覺接受管理和教育改造。
  為了體現雙方平等,民警原本可以選擇穿防護服面對“涉艾”嫌犯,但所有民警都沒有選擇防護服,而是選擇穿普通長袖警服。一名民警說,“涉艾”人員普遍存在自卑、恐懼甚至對生命絕望的現象,為了讓他們對生活有自信,活得更有尊嚴,民警主動消除心理障礙,從“穿防護服特殊管理模式”轉變為零距離常態化管理模式,和嫌犯面對面開展日常談話教育、開展衛生常識宣教等。
  “涉艾”嫌犯往往面臨無法理髮難題,管理民警於是買來理髮工具,親自上陣為“涉艾”人員理髮。一系列人性化管理措施,慢慢平復了“涉艾”嫌犯剛到病區時憂郁煩躁的心情,一定程度上減少了他們心中的疑慮和對抗心理,針對“涉艾”嫌犯的管理逐步進入良性軌道。
  “涉艾”專用監區正常運行,有效解決了“涉艾”違法犯罪人員打擊處理難、關押難、治療難三大難題,化解了長期困擾基層辦案單位的執法難點。近日,公安部監管局有關負責人表示,南京市公安局建成特殊病監區,使涉艾滋病犯罪嫌疑人能得以依法收押,有力提升了公安監管執法管理能力,對依法確保刑事訴訟活動順利進行意義重大。(完)
(原標題:探訪南京首個艾滋病嫌犯特殊監區 獄警嫌犯從不吃魚)
(編輯:SN182)
創作者介紹

1206

vg82vgwls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